全球網站:
社會責任
您現在的位置: 青娱乐网集團股份有限公司 > 社會責任 > 社會責任 > 正文
社會責任
 
大宗商品再迎寒冬
發布時間:2015/11/7
  這個冬天對於大宗商品市場來說,可能格外寒冷。
  在全球經濟複蘇緩慢、需求不見起色的大背景下,供給端不斷承壓,行業生存競爭愈演愈烈。嚴重的供需失衡導致大宗商品價格大幅下跌,企業虧損不斷擴大。更可怕的是,風險已擴散至資本市場,債務違約時有發生。
  冰凍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高盛在最新報告中全線下調大宗商品的價格預期,更把礦業大宗商品說成是趕上了“冰河期”。究其原因,作為全球最重要的大宗商品供需國,經濟麵臨下行壓力的中國往往被說成是“罪魁禍首”。
  但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,中國經濟放緩對於大宗商品市場造成的外溢效應,很可能被誇大了。在這場大宗商品寒冬背後,還有著更多的複雜因素。
  大宗商品全線告急
  眼前的大宗商品市場,一片蕭條,東邊不亮西邊也不亮。
  11月5日,大宗商品多數下跌。塑料跌3.38%、PP塑料跌2.61%、玻璃跌2.13%、滬鎳、滬銀、橡膠、滬金、熱卷、豆粕、鐵礦、PTA(精對苯二甲酸)跌幅均逾1%。漲幅方麵,瀝青漲1.45%、滬鋁漲1.44%、澱粉漲1.14%。
  就在11月份的首個交易日,國內主要大宗商品價格大多收跌,其中跌幅最大的農產品菜籽油期貨尾盤跌幅超過3%,逼近前期創下的低點,為市場蒙上了一層陰影。
  國際市場亦難逃寒流。繼10月份下挫後,11月開局全球大宗商品市場依然弱勢,商品市場的持續陰跌或使今年的跌幅超過2014年,有望刷新金融危機以來最差的年份。
  “11月份繼續下跌的可能依然很大。”對於臨近年底大宗商品市場的表現,生意社首席分析師劉心田認為,一方麵此前的10月份市場下挫使得投資者信心低迷,而另一方麵主要大宗商品處於需求淡季,國際環境和終端的需求也難現積極信號。
  大宗商品全線告急,生產企業也難逃厄運。由於國際鋁價已近6年低位,生產變得無利可圖,美國最大、全球第三大鋁材生產商——美國鋁業公司11月2日宣布大幅削減產能,導致美國鋁材冶煉行業產能因此減少約三分之一。
  寒冬中的另一重災區——石油行業也麵臨同樣窘境。石油輸出國組織(OPEC)成員本周開會,重點討論如何調整開支以及未來的長期策略。說白了,就是為了應對油價長期低迷的現狀,OPEC成員國打算“勒緊褲腰帶”。
  過去一年中,油價已下跌逾40%。今年,OPEC預計在全球範圍內削減1300億美元的石油項目。近日,美國石油巨頭雪佛龍把“褲腰帶”勒到了員工頭上,宣布至少裁員6000人。
  瑞士信貸亞太區基礎原材料研究主管陳群在接受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預計明年很多大宗商品的需求還會繼續收縮,隻能依靠供給端減產來打破僵局。此外,“從商品本身價格來看,當一個行業絕大多數生產者不掙錢甚至虧損時,個人認為價格下降的空間已經不多了,目前處於底部持續狀態”。
  中國企業日子也不好過。10月24日,中國鋁業旗下的撫順鋁業公司電解鋁生產線正式全線停產,業內人士預計,如果國際鋁價繼續下行,行業內將會出現更多減產或者關停的電解鋁企業。
  根據寶鋼集團董事長徐樂江的說法,中國鋼鐵行業今年前8個月虧損180億元人民幣,產量可能最終縮減20%,與美國和其他地區的經曆相符。
  在這樣的背景下,近期頻發的債務違約現象,引發行業高度關注。繼此前“10中鋼債”成為首例鋼企債務違約後,煤炭業違約也在襲來。中國焦煤企業——恒鼎實業被曝將對1.83億美元公司債違約。
  招商銀行同業金融總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表示:“鑒於宏觀背景疲弱,產能過剩的產業將出現更多違約的情況,民營企業的違約將變得司空見慣。”
  “中國因素”可能被誇大
  2008年金融危機後,全球主要經濟體向市場注入大量流動性,同時擴張財政支出,使得全球總需求提升,大宗商品市場同步走高。但2011年以來,大宗商品市場開始步入調整期。
  根據世界銀行今年1月發布的《大宗商品前景》報告,能源、金屬礦產和農業原材料三項大宗商品價格指標在2011年年初至2014年年底經曆幾乎相同的下滑,“多點齊跌”的局麵在史上並不多見。
  今年上半年,大宗商品市場一度告別跌勢,亦曾短暫上行。如今重回跌勢,高盛迅速調低了對大宗商品的價格預期,首要原因是美元走強、能源價格持續下跌、輸入成本下降,以及礦業生產力改善預期等因素導致的成本通縮(costdeflation)。
  在業界看來,美聯儲是目前大宗商品市場關注的焦點。混沌天成期貨分析師孫永剛認為,美聯儲提到會認真考慮12月份是否加息,國際大宗商品以美元計價,價格波動不可避免會受影響。
  此外,中國和歐洲的需求低於預期,也是高盛看跌大宗商品的原因之一。由於中國經濟轉型仍在繼續,決策者計劃改變由固定資產投資驅動的經濟模式,加上經濟增速放緩,這些都將壓低大宗商品需求。到目前為止,受影響較大的是鋼鐵產業,高盛預計,2015年至2016年間新的“受害者”將是銅。
 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在一份報告中稱,中國目前是世界最重要的金屬進口國,在直到2011年的本世紀初的這段時間維持了極快的增長。中國力求轉變過去的出口和投資帶動型經濟模式,很多大宗商品(包括金屬)的實際價格已從2011年達到的峰值下跌。隨著中國工業生產放緩,將進一步使金屬價格承壓,未來商品市場料將持續下行。
  然而,在一些市場人士眼中,中國經濟放緩對於大宗商品市場造成的外溢效應,可能有些被誇大了。
  10月29日,央行行長助理殷勇公開表示,不能誇大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對全球的外溢效應,全球出現的問題還有其他更多非中國因素的深層次原因。
  “有人把國際的大宗商品價格下跌、新興市場的經濟放緩、發達國家的複蘇緩慢,以及國際金融市場的劇烈調整都歸為中國經濟放緩造成的,這是武斷、片麵的。”殷勇說。他還以石油為例稱,油價一度跌破40美元,而同期中國石油的進口量幾乎就沒有減少過。
  英國上議院中立議員查爾斯·鮑威爾勳爵(LordCharlesPowell)近日在接受本報采訪時表示,對於“中國經濟放緩拖累全球”的說法不想給出非黑即白的評論,“全球不少國家的經濟形勢在8月前就已經非常疲軟,歐洲經濟增長始終很糟糕,美國複蘇也不如預期的那麽強,因此不可能將問題都歸因於中國。”
 
 
©2009 備案號:京ICP備10038518號 技術支持:百貝網絡品牌顧問機構